切换城市
4000-119-388 注册 登录
 | 关注二维码
  • 深科信手机版

    深科信手机版

  • 深科信官方微信

    深科信官方微信

  • 深科信官方微博

    深科信官方微博

登录 注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登录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忘记密码

输入图形码

取消
申请免费评估

不了解您的企业可申报什么项目?
不明白您的企业如何申报项目?

发布申请,坐等深科信来帮您

  • 快速响应

    30分钟内快速响应

  • 专业评估

    每个申请都有专业的顾问联系您

  • 优质服务

    98%以上的申请得到了圆满解决

发布评估申请

申请免费项目评估

取消

当前位置:政策资讯 > 企业课堂 > 罗永浩的“至暗时刻”

罗永浩的“至暗时刻”

时间:2018-12-26 17:38 浏览:1198

  一向标榜情怀至上的锤子科技,正不情愿地走进流言四起的哀歌中。

   之所以叫罗永浩的“至暗时刻”,而非锤子科技的“至暗时刻”,是因为个人观点觉得,如果锤子科技就这么光明正大地死掉了,让江湖上只留下其关于工业及软件设计的传说,或许这能算的上是最好的结局了。这家创立仅5年有余的公司,因为创始人标签过于显眼,舆论的风潮时常淹没掉本就乏力的声音,去罗永浩化的任务,5年的时间来似乎从未长进,反而在此漩涡中越陷越深。而更加讽刺的是,在最近几天网上传出关于罗永浩辞任锤子科技CEO的传言后,在舆论中公开表态的是锤子科技的官博,那个在平时把握更多话语权的罗永浩个人微博,那个怼天怼地怼网友的无所畏惧的个人微博,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刻,竟然哑了火。

  罗永浩的此时此刻,想必早就再无数锤黑脑海里演练过无数次了。当锤粉的声音日渐羸弱,锤黑似乎也因为这一边倒的局势丧失掉了战斗的热情,甚至非常不自然的,在很多相关文章下出现了很多锤黑惋惜锤子科技的影子。锤子科技的生死与否目前还是未知数,只是这寒冬的刺骨已经愈发的真切了。那个没再站出来辟谣的罗永浩本尊,此刻当然是忙着为企业的存活贡献最后的努力,拼将头颅般寻找着最后的战斗弹药,然而在融资成为难以触及奢望的此时此景,能不能有人慷慨接盘,都是一个不容乐观的可悲变数。

  ROM最早发布时,语音控制的现场翻车,我们曾以为那是他的至暗时刻;后来T1高调发布,却迅速陷入到产能严重不足的巨大陷阱中,我们曾以为那是他的至暗时刻;再后来因为T1跌至售价3000元以下,甚至还推出了罗永浩最鄙夷的五颜六色的坚果,频繁打脸的舆论当口,我们曾以为那是他的至暗时刻;罗子雄临危受命带领AR团队单打独斗,却在项目流产后被迫出走,我们曾以为那是他的至暗时刻;至于后来的TNT牛逼吹破,周边产品被迫向生活类消费品转移,在无数更悲惨事实的司空见惯下,唱衰锤子科技俨然成为了媒体行业心照不宣的政治正确了。

  不过话说回来,老罗能走到今天,绝对是时代和他的共同选择。


  冷却的手机市场

  如果说的难听点,我认为老罗在手机市场的折戟,应当归罪于这个时代的报应。

  手机市场的冷却与资本市场的冷却亦步亦趋,经历了数年狂奔之后,疲惫的互联网终于得以喘口气。而作为移动互联网最重要的载体——手机,也敏锐地给出了相应的市场反应。尽管我们还能从企业公关数字上看到华为2亿小米1亿这样的天文出货量数字,但手机市场玩家鼎立之态基本已经走向定局,而此情此景下传统手机强势品牌金立的倒下,更是给本就风雨不顺的锤子科技奏响了最后的悲鸣,这家从创立之初至今累积出货量尚未突破1000万大关的创业手机品牌,即将被淹没在时代的恐怖浪花里。

  连曾经最自信的雷布斯,都要通过小米Play这种to运营商的产品来提前布局手机行业的寒冬了,手机市场经济的惨淡状况可见一斑了。在全球经济生态的下行周期里,对于锤子科技这样没有健康现金流的公司来讲,无异于雪上加霜。从公开信息的融资渠道看,锤子科技通过数轮融资累积融资总额超过了17亿元,然而亏损的数字从来都是让人心疼的大窟窿,2015年亏损4.62亿元,2016年亏损4.28亿元,2017年仍然是超过4亿的天文数字,加之固定资产类等其他的消耗,18亿的融资早已伴随着泡沫烟消云散,负债的杠杆模型遇到了现金流循环的阻碍,不得不说这是运气不使然的悲哀。

  遥想老罗曾经在访谈节目上美好地憧憬着,只有在手机这一智能硬件市场上轻伤不下火线,才能在下一代人机交互平台上获得坐在牌桌上的资格。只是如今,市场似乎正准备收回老罗走向未来智能时代的入场券了。



  为钱奔命最后挣扎

  此时此刻的老罗,肯定在为锤子科技续命的钱做着最后的奔命。在2017年最不确定那段时间里,罗永浩先后尝试遍了股权质押,“卖身”直播平台,合作推出知识付费专栏等各种为了钱无限降低身份的事情,一场悄无声息的大规模裁员和吴德周带来的专业产品开发管理,使得软硬件加市场磨合到了一个最舒服的点上,锤子科技也是在那时有了一些拨乱反正的苗头。不过2017年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刚刚打下的良好基础,便被2018年罗永浩一意孤行的TNT给挥霍了。

  陌陌卖身这件事多少有些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意思。彼时的陌陌正在大力发展直播业务,意图完善正在慢慢探索的商业模式,而罗永浩作为自带超级流量的大V,自然可以给到陌陌新兴业务最大的助力。而陌陌创始人唐岩,作为锤子科技的天使投资人,自然也乐于顺水推舟地扶一把这位与自己利益相关的难兄难弟。尽管这一“卖身契”的价格并没有对外界披露,但是罗永浩第一次直播即收获26万打赏礼物的盛景,足以证明这次双赢签约的战略正确性。

  不过拿钱也要看老东家的身板,2017年,陌陌全年净利润为3.186亿美元,同比增长119%,而直播业务在营收中发挥了相当的效用。以2017年第四季度为例,直播业务总计产生营收3.28亿美元,付费用户达到430万,且ARPU值也处在良性上升状态。因而彼时的唐岩可以化身白衣骑士,为锤子科技投下救命的稻草。时间一晃到今年,陌陌自身也陷入到了直播业务增长疲态的漩涡中,加之3000万用户信息泄漏和所谓“循环收入”的负面缠身,陌陌自身尚且一地鸡毛,焉能顾得上罗永浩的创业成败?

  当然,危难之际接济过罗永浩和锤子科技的,还有同样姓罗的另一个网红胖子罗振宇。2017年5月,罗永浩在锤子科技危如累卵的生死存亡时刻,跑去罗振宇的得到平台开设了名为《罗永浩的创业课》知识付费专栏,售价199元。8月25日,当经历了3个月的常规更新,至整个专栏完成度大概在1/4时,罗永浩联合得到团队发表了停更声明。需要指出的是,锤子科技最近一笔来自成都市属国企东方广益的10亿元融资,恰恰是在8月13日对外正式公布的。罗振宇精心策划的长谈节目,和在得到001号知识发布会上对其隆重的介绍,宣传效果就这样被打了折扣。至于后来通过中信出版社出版的那本《创业在路上》,则完全沦为收割智商税的“空气书”。所以说开专栏不过是罗永浩被钱逼迫下的冲动之举,一旦钱款落定,拍屁股走人,继续为梦想为情怀,冠冕堂皇地置得到用户专栏订阅体验于不顾。

  2017年,罗永浩的几句“狼来了”为锤子科技的续命拉来了关键的筹码,却也耗尽了他几乎所有的运气。


  罗永浩的退路

  罗永浩没有退路。

  2018年11月6日,在锤子科技今年最后一场发布会上,罗永浩不无自嘲地说道,发布会开太多导致上座率都保证不了了。玩笑背后的事实是,一年3场发布会创下了锤子科技的记录,虽然比之当年的前辈乐视还有相当的差距,但是高频度的曝光让这家创始人标签过重的企业难以收割足够的流量,罗永浩粉丝群的关注力势能被过度消耗,加上近几年发布会的“去相声化”,整体上座率的迅速下降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了。

  从最后一场发布会发布的锤子科技新增产品线上,知情的人读到的,不是罗永浩通过拓展周边产品释放工业设计生产力的自吹自擂,也不是如广大媒体所说的模仿小米的老路,而是基于一种更加悲惨粗暴的——锤子科技必须迅速回笼现金流,以保住自己能够平稳度过接下来的寒冬。不过从这段时间锤子科技大厦门口各种挂横幅要债的供应商上门事件来看,这个算盘罗永浩没有打好。尽管有着从京东3C事业部赚到时尚生活事业部的总裁胡胜利的战略扶持,罗永浩终归还是阶段性地输掉了与钱的赛跑。

  事已至此,锤子科技公司俨然成了鸡肋一般棘手的存在,不过对罗永浩来说,对这名连续创业者来说,最大的问题是吹出去的牛逼完全没有足够的成绩来支撑。他自然不乏赚钱的手段,但是如果真的就此放弃掉坚守5年之久的手机梦想,他便很难在如今这个苛刻的互联网舆论里生存——更何况,网络上一直有一批不怀好意的网友,毕生心愿就是要把失败的罗永浩喷到说不出话来。罗永浩曾也玩笑般称道,自己不做手机做脱口秀都可以年入几个亿。但是假若你真能从如今的手机战场上全身而退,你有有何理由让纷纷背向的粉丝群体,重新吞下膈应淡定去听相声呢?

  正如一个创业从未成功过的理想主义创业者,该如何再去给自己的教徒讲述创业的故事呢?

  来源:亿邦动力网


为您推荐

栏目导航